家長互動平台
保存本站聯系我們
首頁>水鄉文苑七彩生活人文曆史水鄉風情征文展台

紅山芋·黃蘿蔔

時間:2018-02-27 08:17來源:未知 作者:興化市網上家校編 點擊:
内容摘要:紅山芋黃蘿蔔 山芋,又稱甘薯,或稱紅薯、白薯、番薯。一個番字,就足以表明它乃是從國外引進的作物。 據史料記載, 16 世紀末,福建因台風災害嚴重,鄉民大饑,巡撫金學曾下令......

 紅山芋·黃蘿蔔

 

  山芋,又稱甘薯,或稱紅薯、白薯、番薯。一個“番”字,就足以表明它乃是從國外引進的作物。

  據史料記載,16世紀末,福建因台風災害嚴重,鄉民大饑,巡撫金學曾下令廣泛種植從東南亞呂宋島傳入的甘薯,從而幫助人民度過了一年大饑荒。

  所謂白薯、紅薯,都是以它外在的顔色來命名的。

  白薯,也就是白山芋,外表呈白色,塊長且大,有的可以長到一斤以上。生吃,頗老,味道一般;煮熟了,很有咬嚼,有時候還有些噎人,但足可以填飽充饑。

  就因為這,白山芋,一直為大人們所喜歡。

  而于孩子們,最鐘愛的,則是紅薯,也就是紅山芋了。這種山芋的莖,更細,更長,我們都稱它為“小麥藤山芋”。

  紅山芋,往往于立秋前後,在半人高的玉米行子裡栽種。霜降時節,那一個個塊頭不大,但很勻稱又很可人的紅山芋,便拱出了一條條長長的土壟了。

  如果說,白山芋給人的印象是很老、很有咬嚼的話,那麼,紅山芋則很嫩,很鮮。生吃的時候,把它外表薄薄的紅皮剝去,裡邊的肉,顯出淡淡的鵝黃,咬一口,脆崩崩,甜津津,足可以和蘋果和秋梨相媲美,足可以大開你的胃口的。

  三十多年前的冬天,我在農業學大寨工作隊。每天早餐,為我們燒飯的彭大爺,都是燒一鍋稀飯再加一鍋紅山芋。工作隊的6名隊員吃得津津有味,幾乎剩不下一片山芋皮。

  現在想起那種紅山芋的香甜,還會令我的舌底生津。

  不知道現在的鄉親們,還種不種這種紅山芋了?

  黃蘿蔔

  還是孩提時候,在夏末秋初的土場上納涼,常常會聽到大人們一邊看着天上的銀河,一邊脫口念出的農諺:“銀河東西,收拾棉衣;銀河南北,早種胡蘿蔔。”

  我這裡說的黃蘿蔔,便是很早以前從域外引進的胡蘿蔔。

  待到棒子掰了玉米收了的時候,一個個農家一塊塊自留地的小畦上,便開始撒下一粒粒黃黃的胡蘿蔔的種子。

  起先,得用玉米稭在撒下胡蘿蔔種子的小畦上勻勻地鋪上一層,防止烈日曬,防止大雨沖。那些最初長出來的蟻蟲般細小的胡蘿蔔的丫芽,是特别嬌氣的。

  待到把玉米稭掀開,胡蘿蔔秧子得見天日了,便一天天快活地生長着,從嫩綠,到淺綠,待到秋陽煦煦地照着,秋風軟軟地梳着,那一片胡蘿蔔地,便青青綠綠地,撩你的興緻招你的眼。

  忘不了初冬時候,第一次吃胡蘿蔔飯的欣喜了。早上上學前,媽媽說,中午吃胡蘿蔔飯。一個上午,聽課便老走神,常常弄得老師多盯你幾眼。

  “長安一片月,萬戶搗衣聲”,而每到冬天,殘月斜挂的黎明,我故鄉的小河邊,便會想起姑姑嬸嬸們在河埠頭的水桶裡“撲通撲通”搗洗胡蘿蔔的聲音,常常把我從睡夢中喚醒。

  四十多年前,胡蘿蔔,在農家生活中的地位,由此可見一斑。

  黃黃的胡蘿蔔切成條,幾個太陽一曬,便是胡蘿蔔幹子了,和米下鍋,該是上乘的食糧。我上小學,每到老師輪飯,家中招待的,總是胡蘿蔔幹子飯外加炖雞蛋,每每的,赢得老師的誇獎。

  胡蘿蔔幹子飯,也常常是某種資曆某種學識的炫耀,遇到比自己年紀輕比自己資曆淺的,吹噓起來,往往是這樣的話語:“我還比你多吃了幾天胡蘿蔔幹子飯呢!”

 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胡蘿蔔,在我們的生活中,一天天少了也一天天精貴了,有時,竟也成了饋贈親友的佳品。“臘月的胡蘿蔔賽人參”,也許,是那黃黃的胡蘿蔔所含有的人體不可或缺的胡蘿蔔素,博得了人們的青睐。

  現在,離黃黃的胡蘿蔔主宰我們生活的年代,畢竟久遠了,可是,我還是常常想起它;想起它,就像想起同過甘苦共過患難的夥伴,内心,總會漾一股甜蜜,一種溫馨。(中國作家網 散文  作者:張學詩)

分享到:

相關文章